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ko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天字号保镖最新章节

第二十八章:仪器

天字号保镖 | 作者:小舞 | 更新时间:2018-03-23 11:43:45
推荐阅读:修真聊天群文壕一号红人重生之资本巨鳄佣兵的战争名媛超级怪兽工厂捡宝王重生之炒房王冒险在无数位面世界
    两个月。

    就算是对于自认已经没有多久可活,随时都会入土的申屠城而言,两个月的时间都不算太久,更何况是正值壮年正值巅峰时期的申屠恒?

    两个月的时间,对他而言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

    可现在这两个月,对申屠恒而言却极为漫长。

    申屠城完全可以理解这位侄子的想法。

    帝国建国以来,他们这些武道势力已经被囚禁了几十近百年的时光,这是想当长久的一段岁月,这段时间里,有老人故去,有新人出世,对于玉衡一脉申屠氏来说,这段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时代。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

    有人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绝望中逐渐麻木,最终变得堕落,心甘情愿的沉沦。

    这样的人在各大武道势力中都有,在申屠氏中也很常见,他们是帝国底蕴最丰富,实力最强大的武道传承之一,可现在,村子里成年男女将近三百人,实力超过SS级的却不到一半。

    不是他们的天赋差,不是他们的传承差,事实上,只要肯努力,以申屠一脉的强大传承,哪怕这些人天赋再怎么差劲,他们最差也能达到SS+的最低门槛。

    他们只是懈怠了。

    在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中看不到希望而懈怠了。

    对于这些人来说,能不能离开这座小村庄其实已经不重要,能出去自然是好的,但如果真的出不去,他们也没有力气去怨愤什么。

    但同样的,也有人始终都雄心勃勃的等待着机会,他们从来都没有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他们无比渴望外面的世界,渴望着走出这座村子去看一看。

    申屠恒就是这些人的代表。

    而讽刺的是,申屠恒的父亲,则是另外一群人的代表。

    申屠恒的父亲申屠烈是申屠城的弟弟。

    亲弟弟。

    而且是近几十年来玉衡一脉申屠氏中天资最好的人物,甚至比申屠城的天资还要好上不少。

    时至今日,申屠城还清晰的记得,如果按照现在的力量等级来说,申屠烈突破震世级至尊的时候,年仅三十一岁。

    三十一岁的震世级高手。

    在没有轩辕一脉的巅峰法和平衡法这种逆天传承的情况下,这个年纪的震世级高手能有几个?

    起码最近几十年的时间里,不算林轩辕和轩辕清欢,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成就,那就是皇帝!

    而皇帝的震世级,也是靠着阿特拉斯一族的基因药物堆起来的。

    在申屠城的心里,申屠烈的天资绝对不比皇帝差。

    皇帝突破震世级是靠着基因药物,看似取巧,但申屠烈突破震世级,也是因为申屠氏的传承比那个时候的皇族要强一些。

    两者本就不分伯仲。

    申屠烈突破成为至尊的时候,申屠城已经三十五岁。

    那个时候的申屠城,不过是刚刚勉强踏进了X级的领域,两兄弟的差距可以说是一目了然。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认为申屠烈将是申屠氏的希望,也将成为申屠氏下一代的族长,可事实呢?

    申屠城在四十岁的时候成为至尊,而那时候,三十六岁的申屠烈是什么实力?

    准X级!

    是的,就是准X级。

    短短几年的时间里,看不到希望的申屠烈心志越来越软弱,他的状态以一种让人目瞪口呆的速度下滑,从至尊掉到X级,然后掉到准X级,而最终,申屠烈没有熬过自己四十五岁的生日,郁郁而终。

    申屠城记得,自己的弟弟死之前还算很正常,可那个时候的他,那个申屠氏几十年来最出色的天才,在临死之前却连剑都提不动了。

    何等可悲?

    申屠恒跟他父亲不同。

    经历不同,脾气也不同。

    今年还不到四十岁的申屠恒从来没有走出过村子,他从小到大的世界只有这一片村庄,以及村口那些少的可怜的庄稼地,但相对来说,他这一代人还算幸运的,因为他们虽然不曾走出过这里,可他们的父辈,却还带着曾经在外面的一些见识。

    而更幸运的是,他们这一代并非所有人都没有离开。

    终究还是有一个人离开了这个村庄,并且跟在了帝国第一豪门的家主身边。

    于是或多或少的,他们知道了一些外面的花花世界,那片有着高楼大厦,有着红灯酒绿,有着灯火辉煌,有着山清水秀以及平整马路的世界。

    对于他们这些从出生开始就被困在村里的人来说,外面的一切,就是天堂。

    申屠恒一直想要出去看看。

    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

    所以就算在之前没有什么希望的日子里,他也不曾浑浑噩噩,只要相信,希望总是有的。

    申屠恒一直都很相信自己。

    他相信自己迟早有一天会成为无敌人物。

    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出去,去享受外面的花花世界。

    所以他一直在努力。

    无数个不眠不休的夜里,他愤怒过,失望过,仇恨过,也期待过,这一切的情绪全部变成了他的动力,让他疯狂的训练着自己,让他不断的变强。

    申屠城最欣赏的就是申屠恒这种为了离开这座牢笼而不惜一切的疯狂。

    当申屠月成功离开这里,申屠城就觉得,申屠月申屠恒这一代,是最有希望离开这里的一代,或者说,是玉衡一脉申屠氏最后的希望。

    因为他很清楚,当他们这曾经见识过外面世界的这一代死去,当外面的世界已经从期盼变成未知后,申屠氏的这些人想要离开这里的动力也会越来越小。

    也许一代人两代人之后,申屠氏就会彻底放弃离开的想法,会抛弃他们传承了数百年的武道,他们会变得跟普通人一样。

    然后再过几十年,包括他们自己在内,所有人都忘记了玉衡一脉申屠氏的辉煌的时候,他们或许会被允许离开,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然后再社会的最底层挣扎。

    只是那个时候的申屠氏,还是如今的申屠氏吗?

    申屠城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他就是死,都不能瞑目。

    玉衡一脉申屠氏,不应该是那样的。

    他们应该站在武道的顶点,站在这个世界的高处,让申屠氏越来越辉煌!

    过往的无数年里,申屠城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错过什么机会,但这一次,他决定不在沉默。

    “两个月的时间而已,这都受不了吗?”

    申屠城看着脸色再次变得扭曲狰狞的申屠恒,轻声道。

    申屠恒将牙齿咬的咯吱作响,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受不了!

    真的受不了!

    他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离开这里,去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他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这个梦想,如今眼看着就要出去,结果却被告知还需要等两个月的时间。

    两个月,六十天!

    这期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夜长梦多,六十天,足以产生无数的变数。

    而且就算到最后什么都不会发生,申屠恒也等不了,这段时间,申屠恒根本没有那个信心可以控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在这度秒如年的两个月时间里,他觉得自己甚至会被折磨疯的。

    希望就在眼前却必须等待的痛苦,没有亲身经历过,根本无法感同身受。

    “两个月!为什么是两个月?!”

    申屠恒咬着牙问道:“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但九州城方面却还没有准备好。”

    申屠城摇了摇头,叹息道:“战神王刚刚回国不久,据说至今昏迷未醒,重伤未愈,他必须要养好伤势,帝国高层才会让你们出去,这不止是王系的意思,就连西南派系也是这么决定的。”

    “我就知道,帝国还不信任我们。”

    申屠恒冷笑一声,深呼吸一口,狠狠挥了挥拳头,眼神赤红,面目也愈发狰狞:“但是我不甘心!两个月的时间,怎么熬?我这么多年都能熬过来,但是大伯,你知道,这两个月跟之前是完全不一样的,不一样的!!!”

    “我当然知道。”

    申屠城笑了起来:“所以我也不甘心。”

    申屠恒身体猛地一震,死死的盯着申屠恒,眼神中带着浓烈的渴求和期盼:“大伯,你有办法的对不对?你有办法让我们出去的时间提前,对吗?一周,哪怕提前一天也好,大伯,你是不是有办法?”

    申屠城看着申屠恒眼神中近乎哀求的目光,内心没由来的一酸,他狠狠攥了下拳头,缓缓道:“想要你们提前出去,这并非是不可能的,但要满足一些特定的条件,第一,就是让林轩辕的伤势尽快痊愈,或者,让帝国边境的战争提前爆发。”

    申屠恒嘴唇动了动,眼神也逐渐变得黯淡。

    让林轩辕的伤势尽快痊愈?

    这种事情他们根本就做不到,他们虽然是最顶尖的武道传承,可终日困在这里,根本没有一点家底,完全帮不到林轩辕什么。

    至于让战争提前爆发?

    申屠恒苦笑一声,那简直比让林轩辕直接痊愈还要困难。

    “你先去吧,让我想想。”

    申屠城沉默了一会,突然挥了挥手,平静道。

    申屠恒深深鞠躬,转身离开。

    门外雨势越来越大。

    随着申屠恒迈动脚步,大片的泥泞直接溅在了他的裤腿上。

    申屠城的眼神愈发寂静,他沉默了一会,才缓缓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起身进屋,顺手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村内没有通电,关上门后,整个房子里都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申屠城摸索了一会,摸到一盒火柴,点燃了桌上的小半根蜡烛。

    火苗摇曳。

    微弱的烛光中,独自一人独处的申屠城在光亮里笑得极为明显。

    他的笑容不断的扩大着,但眼神中近乎疯狂的怨毒却已经完全沸腾。

    那是一张比起申屠恒还要怨毒扭曲的疯狂笑脸,带着无尽的嘲弄和凶戾。

    他无声的狞笑着,走到了自己的床边。

    屋内的地板并非是瓷砖或者青砖,而是跟村外一样的土地,随着下雨 ,屋里的土地也变得极为松软,整个房子里都弥漫着一股潮湿和腐朽的意味。

    申屠城在自己的床尾处蹲下来,伸出手,苍老的手掌直接刺进了地板的泥土中。

    他的手臂逐渐深入,他整个人也几乎趴在了地上。

    老人细心的在地下摸索着,摸了半天,他皱了皱眉,干脆将自己面前的整个地面上的泥土都挖开。

    地面上的泥坑越来越大,老人默默的挖掘,终于,在地面变成了一个直径大概三十公分泥坑的时候,他终于从泥坑的边缘处找到了一个漆黑的金属盒子。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却闪烁着比烛光还要明亮的锋锐光芒。

    他将盒子拿在手里,缓缓打开,里面的东西顿时映入他的眼帘。

    那是一个绝对不应该出现在村庄里的东西,甚至这个村庄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这玩意。

    一部外形充满了科幻质感的仪器!

    它极为的厚重,通体漆黑,方方正正,看体积,与其说是仪器,到不如说是一块黑色的砖头,甚至比起砖头都要大一圈。

    这部不知道埋藏在地下多久的仪器边缘处还密密麻麻的闪烁着信号灯光,这说明即便是不知道多久没用,仪器依然处于可以运行的状态。

    仪器的最上方有着两个比芝麻还要小的银色光点,似乎是某种金属,在烛光的照耀下,闪烁着让人心寒的寒光。

    申屠城眼神中的怨毒越来越重,终于,他不在犹豫,伸出手,直接按下了仪器最中央的一个黑色按键。
天字号保镖最新章节http://ko.5tag.cn/tianzihaobaobi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之炒房王超级怪兽工厂捡宝王名媛超级捡漏王重生之2006宦妃还朝他身上有条龙超自然大英雄华娱之黄金年代